四渡赤水的奇兵“奇”在哪里

  长征组歌中有一句人们所熟知的歌词:“四渡赤水出奇兵”,本人也把四渡赤水称为平生得意之笔。此战到底“奇”在什么地方?

  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为实现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的任务,也为摆脱从四面包围而来的敌军,于1935年1月20日撤离遵义,准备渡过赤水河后从宜宾至泸州段北渡长江。 27日,红军向土城镇前进时,提议利用有利地形歼灭追敌川军一个师,但由于对敌情判断有误,激战数小时未能解决敌人。看到战斗形成僵局,与政治局其他领导人研究认为,应迅速撤出战斗保存实力,遂于29日凌晨一渡赤水,向古蔺、叙永地区前进,想从那里寻机渡江。此时,四川军阀刘湘为防止红军入川推翻其统治,集中了36个团于长江南岸,其战斗力也超出预想。

  鉴于北渡长江计划难以实现,提议再渡赤水回师遵义。他认为,要利用敌人判断红军要北渡长江的错觉,出其不意,挥师向东打击战斗力最薄弱的黔军王家烈部,以运动战主动消灭敌人。 2月20日前后,红军由太平渡、二郎滩等地向东二渡赤水,并在五天之内取铜梓、夺娄山关、重占遵义城,歼灭王家烈8个团和吴奇伟纵队两个师,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一次胜利。

  此后,蒋介石重新调整部署,以30多万军队形成了新的包围圈。为摆脱敌人,红军于3月11日再次撤离遵义西进,准备歼灭周浑元部后在遵义以西建立根据地。但在茅台附近的鲁班场进攻周浑元部未能得手,和军委便决定放弃在黔北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再次向西渡过赤水河,以便把敌军调向西面再图南进。

  3月16日,红军在茅台附近三渡赤水再次进入川南,并派出一个团向西北方向的长江南岸佯动。蒋介石判断红军有北渡长江迹象,于是下令各部向古蔺地区追击。为了调动敌军,红军再次调头向东,在敌军的间隙中穿过,于21日晚至22日晨四渡赤水,迅速向南渡过乌江,兵锋直指贵阳。当时蒋介石正在贵阳坐镇指挥,城内只有一个团的兵力,他急忙调滇军前来保驾,没想到红军又乘虚进军云南,未遇拦阻便迅速进至金沙江边,以几条小船从容渡江,就此把军甩在后面。

  红军能够迂回穿插,声东击西,突破十倍于己之敌的围追堵截,除了高超的指挥艺术和红军的英勇外,还得益于红军的情报工作。

  长征期间,红军在情报搜集总体上占据上风,特别是能破译敌军电台的密码。当时做电台侦听工作的钟夫翔回忆:“搞侦听的有好几个台,每台都抓住敌人一两个军,什么时候都听着它。那时敌人通报用密码,通话用明码,有时加点英文。他们在通话中什么都谈,部队行动到什么地方,都互相告诉。这样,我们起码可以知道敌人的动向和驻地。 ”对于红军的动向,蒋介石主要靠飞机侦察,很容易判断失误。这种敌在明处、我在暗处的有利态势,使在指挥上游刃有余,能够做出及时而正确的决策。

  四渡赤水之战,是在亲自指挥(由周恩来、王稼祥等协助)下进行的,中央红军在敌重兵围堵中灵活机动,穿插自如,虽未能实现在川、黔建立根据地的设想,但取得了遵义大捷,并最终摆脱了追敌。此种用兵之法,也正是后来总结的战略战术的精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徐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hopballer.com/qingzhenshi_chishuishi_renhuaishi_tongrenshi_bijie/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