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古镇深藏在川黔大山深处没有大理丽江的喧嚣东西也很便宜

  大同古镇因码头而存在,而航运而繁华,这个颇具特色的古镇是70年前此地繁荣的顶点。大同在赤水河左岸,距赤水市只有6公里,是一个经历昔日的繁荣而衰败了的码头。

  古镇建于半山腰下的赤水河畔,沿河用红石砌成的码头很有规模,充分发挥出古代建筑艺术的表现力和艺术综合能力,现在依稀透出当时的繁荣。

  赤水河从两岸青山间奔腾而来,在大同放慢脚步形成一个若大的缓滩,有了缓滩就建了码头,有了码头引来了沿长江而来的各地商船,自然就形成了集市,有了城镇。

  赤水河水面宽阔,河水咆哮而过,河水很浑浊,应该是雨季的原因。河边有几棵老榕树,年龄都很大了,树干向着河面弯曲生长,上面长满青苔,枝叶已经稀疏,看得出它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与沧桑。

  古镇依山临水就势修建,房屋串架紧连延展、相对一字排开。街房、宅居多为清代和民国初期的建筑,且多为“吊脚楼”、木串架结构、小青瓦面、平房、一楼一底一阁楼,少数为杉皮、草盖屋面或砖木结构。

  整个古街避开了街面闹市,面对整日静静流淌的大同河。选择从新的街道拾阶而下到古镇,避开热闹的集市区,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行人,穿行古巷,城市的喧闹在此消失。

  很好奇这些隐于深山,结构严谨、错落有致、雕梁画栋的古建豪宅,曾见证了小镇怎样的繁华。

  这条街上大量的破败明清古建居然还存留了残垣断壁,走进人家居然可以轻易看到百年前的脸盆架、椅子等物件,当地人和其祖辈看惯了繁花似锦,当一切烟云已过后,反而更可以在大雨的瓦砾之下淡然的靠在破旧的藤椅上看着我这样的外来客。

  面对镜头谈笑风声,毫不躲避大大方方地让你拍个够,茶馆中玩纸牌的老人甚至会招呼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晒柠檬的老夫妇还会叫你尝上一口刚切开的柠檬片;制伞的艺人不经意间会与你拉起家长里短,扎银针的赤脚医生会挽留你也来试上一针。

  偶尔路过一户人家,从半掩的房门里面可以看到当地居民的生活,屋内的陈设年代感很强,住在里面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有些老人凑一桌打麻将,有的独自坐着发呆,有的纳鞋底,有的聊天,他们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选择临河一家驿站小休憩,一张老八仙桌,一壶茶和一只盖碗瓷杯,配上一张靠椅,半躺着打个盹,有路人经过时微一睁眼,晃动的人,蒙胧的街道,像极了播出的影片。

  不由得放轻放缓脚步,生怕纷扰古镇的平和与宁静,怕惊动了街边艺人编制竹笼的专注,怕惊醒屋檐下老人坐在竹椅里熟睡的甜梦,怕打扰茶馆里老人们玩着纸牌的雅兴。

  大同很少高声大气说话,有人总结,大同人说话温声细语但无媚骨,据理争辩却无霸气。能看到的,是一位七旬老人独自仰卧在门口看武侠小说,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妇在家推牌九。实在是无趣了,就喝大碗茶,闭目养神。

  小镇大蕴,古镇居民早就见惯了南来北往的游人,以包容的心态接纳着打扰他们平静生活的过客,笃定从容地过着属于自己的慢生活。

  浓郁古韵中带着无尽的沧桑,亦有着与世无争的闲适宁静,像是在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和现在的沧桑,不经意间也成了古镇中过目难忘的一道风景。

  在谈到古镇的发展时,也有人也会说道商业味不足、旅游人气不够旺,不能赚到很多的钱。转念一想,钱和大同人悠闲相比,真算不了什么东西。

  有人真正生活的小镇便有自己的味道,他们还在继续自己的生活,虽然多数也是老人和小孩,但把这份气息留住了。

  仿佛被时光遗忘的一隅,远离纷争与喧嚣,静守一份恬淡安然,在历尽繁华的古镇感受不一样的生活与节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hopballer.com/qingzhenshi_chishuishi_renhuaishi_tongrenshi_bijie/154.html